MARIUS.:

看完只想到,“世间安得双全法,不负如来不负卿。”

方覆雨:

今天有很多人私信我,那我给大家讲一个故事好吗?

我从小喜欢看武侠小说,金古梁温黄五大家里比较俗气的最喜欢金庸。当然不是因为金庸爱写女孩子喜欢的爱情故事,大约是先入为主吧。很多剧情可以倒背如流,但是有一段印象非常深刻,是倚天屠龙记中的一段,给大家摘录一下。

「杨不悔道:“无忌哥哥,我小时候什么事都跟你说,我要吃个烧饼,便跟你说;在路上见到个糖人儿好玩,也跟你说。那时候咱们没钱买不起,你半夜里去偷了来给我,你还记得么?”

张无忌想起当日和她携手西行的情景,两小相依为命,不禁颇有些心酸,低声道:“我记得。”

杨不悔按着他手背,说道:“你给了我那个糖人儿,我舍不得吃,可是拿在手里走路,太阳晒着晒着,糖人儿融啦,我伤心得什么似的,哭个不停。你说再给我找一个,可是从此再也找不到那样的糖人儿了。你后来买了更大更好的糖人儿给我,我也不要了,反惹得我又大哭了一场。那时你很着恼,骂我不听话,是不是?”

张无忌微笑道:“我骂了你么,我可不记得了。不过我心里还是对你好的。”

杨不悔道:“我知道。我脾气很执拗,殷六叔是我第一个喜欢的糖人儿,我再也不喜欢第二个了。无忌哥哥,有时我自己一个儿想想,你待我这么好,几次救了我性命,我……我该当侍奉你一辈子才是。然而我总当你是我亲哥哥一样,我心底里亲你敬你,可是对他啊,我是说不出的怜惜,说不出的喜欢。他年纪大了我一倍还多,又是我的长辈,多半人家会笑话我,爹爹又是他死对头,我……我知道不成的……可是不管怎样,我总是跟你说了。”

她说到这里,再也不敢向张无忌多望一眼,站起身来,飞奔而去。

张无忌望着她的背影在山坳边消失,心中怅怅的,若有所失,也不知是什么滋味,悄立良久。」

于我而言,他们就是我喜欢的第一个糖人儿,我再也不会喜欢第二个。兴许以后还会喜欢上新的人喜欢的事,但这时候的心情绝不会再有。

并不是我要把他们提到某种高度,但事实上,耽于情爱本来就不能用来描述他们,他们是家国天下,是英雄无泪泣。我为昕哥而高兴,我也仍然为喜欢他们俩而骄傲。

既然是讲了个武侠故事,那让我用武侠来收尾吧。

平生谨记前辈道侠义,怕辱手中锋芒,冷江湖心气。

一腔热血唤起,凭肝胆相济。

最怕不愿负人,却偏生负你。

评论
热度(560)

© Yxw🍍 | Powered by LOFTER